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紅色聯播>>正文
特稿:史沫特萊立煌行(組圖)
2020-02-21 09:15:02
作者:馬賢鈞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艾格尼絲·史沫特萊是一位熱愛中國,對中國革命一直抱有同情、支持的美國進步女作家、記者,并長期在中國采訪,她和毛澤東、朱德、周恩來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有著深厚的友誼。抗戰爆發后,史沫特萊以記者和紅十字會工作人員的身份,奔走于抗日前線,采訪報道、救治傷員,做了大量有益于中國人民的事。在她的《中國的戰歌》一書中,詳細地描寫了1939年9月底至10月底她在國民安徽省政府駐地立煌縣(今金寨縣)5個星期的活動。通過她的回憶文章,可以對當時安徽省政府及立煌的一些人和事窺知一二。

    物資匱乏  物價高昂

    史沫特萊在立煌短暫逗留期間,物資缺乏現象隨處可見。在立煌縣及整個大別山區,瘧疾、砂眼、疥瘡、梅毒等傳染病折磨著很多人,因為戰爭,還有很多的傷員需要救治,但醫療設備、醫務人員、醫療藥品非常稀缺, 在一個擁有近1萬人口的鎮子里,僅有2人懂得急救。省政府主席廖磊告訴史沫特萊,這里沒有任何地方能夠得到足夠的醫療供給,同時希望她能協助他們獲得更多的醫療藥品。雖然已到秋天,但護送史沫特萊的幾名新四軍戰士都沒有穿襪子,而且還不同程度地患有瘧疾,以至于每天晚上,她都要治療他們的瘧疾或其它疾病。當時立煌的學校和各種教育培訓機構非常多,但很多學校里沒有地圖,沒有科學儀器,而只有少量從后方或是立煌印刷的教材,老師們幾乎全是憑記憶來教學。

    立煌的昂貴物價給史沫特萊留下了深刻印象:“客棧的房間太貴了——五角錢一晚,而且不提供食物;馬起云將軍給了我一聽上海雪茄,在運到立煌時價值十元;省長的轎車——安徽省唯一的轎車——明天可以將我送到省會去(從古碑沖到金家寨),那將燒掉三十塊錢的汽油……”當時一名新四軍戰士津貼一個月僅有一元半,而且經常不能及時足額發放,對照一比可見物價之高。因為乘坐了唯一的汽車又燃燒了昂貴的汽油,她說:“心里有種罪惡感。”由此可以想到,當時物價高昂,廣大人民群眾的生活是多么的困苦。

    國民安徽省政府內憂外患、矛盾重重

    抗戰時期,安徽省會安慶失陷以后,省府外遷,1938年1月遷至六安,但大別山綿延千里、崇山峻嶺、易守難攻,非常適合開展游擊戰,戰略地位十分重要,故5個月后省會由六安又遷至立煌。抗戰時期的安

1956年興修梅山水庫時被淹沒的安徽省政府遺址

    徽是對敵斗爭的前沿地帶,武漢會戰后,日軍占領了全省62個縣中的41個,桂系第21集團軍在皖扎根以后,經過努力有20多個縣被陸續收復,而在部分被日本占領的縣,他們也僅僅是占領著圍墻高聳的幾座城鎮而已。即使如此,外部敵人依然十分強大,且仍然掌握著戰爭的主動權和制空權。史沫特萊在立煌的5個星期內,空襲警報不斷,并且真正感受到了空襲的恐怖,以至于日軍飛機來臨時她竟然嚇的癱倒在地,幾個人把她抬到了防空洞。

    在大別山區及其周圍,國共兩黨已形成聯合抗戰局面。安徽省政府及駐皖第21集團軍與新四軍開展合作,新四軍軍長葉挺、參謀長張云逸均到過立煌與廖磊等軍、政高層接觸,廖磊本人對國共合作是歡迎的,并給予大力支持,葉挺來立煌視察時省政府主辦的《大別山日報》刊登了一篇題為《歡迎葉挺將軍》的社論,轟動一時,在當時是很難得的,而且安徽省政府每月撥給新四軍四支隊20000塊錢的補助。但省政府及21集團軍內部對國共合作的態度是分裂的,保守派對共產黨及新四軍利用多種手段處處防備,比如推行保甲制、安插特務等,令史沫特萊不安的是:她在立煌時間越長,越是感受到新和舊、民主和獨裁、進步和落后的沖突。安徽省政府的官員成分復雜,有中央政府委派的,有來自桂系軍隊的,也有社會知名人士,總的概括當時省政府內部有三股勢力,分別是陳果夫、陳立夫的“C.C.系”代表民政廳長陳良佐、教育廳長方志等,廖磊姨太太的河南幫和開明派安徽學生軍首領馬起云中將。馬起云是一位香港富商的兒子,美國西點軍校1924年畢業生,也是廖磊的特別軍事顧問,深得廖磊賞識,對國共合作持積極的支持態度。安徽省政府內幾個勢力的沖突越來越白熱化,CC派官員來皖后,逼走了開明派財政廳長章乃器,陳良佐為防止安徽大面積赤化熱衷推崇和加強保甲制度,馬起云給他起個外號 “老陳保甲”,史沫特萊回憶:與“老陳保甲”幾個小時的交談,讓我意識到他不是一個普通的反對者。他是一個矮壯的中年人,嘴上留著小黑胡子,下巴上也留著胡須,嘴巴大大的,里面還有兩顆他認為是好看的金牙。他是立煌最有才能的陰謀家之一,經常不著痕跡地誹謗著他的對手。以馬將軍那種“狂妄”的率直個性,根本就不是這個溫和微笑的紳士的對手。作為民政局的局長,“老陳保甲”安排了三個出名的托派分子作為特別專員到新四軍的活動區域去。陳稱這是“以火滅火”,因為他的特派專員們針對共產黨游擊隊組織起了一個有效的間諜網和謠言傳播網,并讓他們的首腦到立煌匯報他們所收集到的一切情報。陳良佐還指責馬中將為“赤色分子”,因為他曾經接待了新四軍的葉挺。教育廳長方治來皖后,首次行動就是審查和禁止了所有學校里的進步刊物,甚至包括全民抗戰救國會在政府指導下發行的《大別山日報》。“河南派”看起來更容易被輕視,然而他們的力量卻是最危險的,因為他們可以通過廖磊小妾來對省主席施加影響。史沫特萊說廖磊寵愛的小妾大字不識卻很漂亮,是一個好斗的、完全肆無忌憚的女人,人們私下里說她經常為了她侍從的利益“吹枕頭風”,他的兄弟成了廖將軍的侍衛長,而她的一個親戚成了21集團軍的參謀長。

    廖磊是21集團軍總司令又兼任安徽省政府主席,掌握安徽軍政大權,自然是各個勢力互相牽制互相斗爭的焦點,他處于這些團體派別之間,總是試圖緩和沖突,設法保護民主進步力量。史沫特萊能夠感受到廖磊的難處,他說:“像許多其它老一代的人一樣,廖將軍一只腳踏在過去,一只腳踏在未來。”

    戰時教育與文化的繁榮

    在立煌,史沫特萊所見到的景象令人驚奇而又振奮,這里到處存在著學生的身影,學校遍布于山谷之中,學生團體活躍。武漢會戰及安徽省會淪陷后,安徽各地的青年學生撤退到后方或轉移到省會立煌,在一個樹木茂密的山谷,里面有五所中學聯合了起來,搭建起了新的竹子和茅草的宿舍。三個這樣的學校中心已經注冊了近15000名學生,都是從全省安全撤離下來的,留下來的學生幫助軍隊、游擊隊以及老百姓,并繼續開始他們的學習。學生和老師們都穿著同樣的粗制的綠制服,就象士兵一樣,而他們的生活也全部是照搬士兵們的生活方式。一些學生會參加競爭性的測試,勝出者作為國家獎學金獲得者被送到西部的大學和學院,但是大部分學生會留下來成為這個省的未來的領導。在史沫特萊到達立煌時,安徽省政治軍事訓練營或學校,已經培訓了4000名行政人員,他們被派駐到安徽的各個鄉鎮里去。分布在山谷里的各種教育機構,還培訓金融和會計人員,農業合作社人員,小學老師,無線電人員以及腦力勞動者。

    學生軍事團體有“廣西學生軍”,也有“安徽學生軍”。安徽學生軍訓練學校里有500名男生和100名女生,都是高中生。他們被教會使用武器以及最基本的戰略和戰術,但是他們的主要工作是全民教育以及全民動員工作,安徽學生軍教育主管是馬起云中將,1924年美國西點軍校畢業生,也是廖磊的特別顧問,并且是省里有名的進步青年領袖。此外,在軍事教育訓練營里,還有1000名士兵在學習,他們將被培訓成縣民兵和游擊隊的指揮官。除了學校和學生軍事組織,省會還有非常多的抗日救國組織,如由商人、地方名士組織成立的“紅十字會”,還有“青年和婦女救國會”等眾多團體,但影響最大的還是“安徽全民抗日總動員委員會”,是由來自各個不同的抗日組織如商人、農民、婦女、年輕人、和兒童等等組織的代表組成,除了抗日救國宣傳外,還負責組織春天和秋天的播種活動、組織為士兵們縫制冬裝的運動、刺探敵軍,以及征兵工作等。省主席廖磊告訴史沫特萊:戰爭爆發以后我們最大的收獲就是戰地教育,這是與書本上的理論非常不同的,我們其它的主要收獲就是全民的覺醒,我們的軍隊知道這是整個國家的生死之戰,他們認為戰斗是光榮的,如果他們沒有機會戰斗,他們覺得自己就一錢不值。

1943 年成立時的安徽省立立煌高級助產護士職業學校校舍

    成為戰時省會以后,立煌也是全省文化中心。安徽全民抗日總動員委員會在政府指導下發行的有《大別山日報》。雜志《青年》月刊、《洪流》、《文化》月刊等在這里出版發行。在立煌還印刷發行教科書、地圖、以及抗日海報。立煌的“市民中心”有一個能容納五千人的會議廳,各個劇團經常在這里上演戲劇。在流波鎮,史沫特萊看見一隊廣西士兵唱著抗日歌曲,步伐協調一致地前進,以為他們馬上要投入一場戰斗。一位軍官告訴她,他們正準備去看電影!中央政府的“電影教育工作組”每兩三個月就會送來一部新的電影。

    婦女的悲慘命運及婦女解放運動

    上世紀20年代至新中國成立前后,鄂豫皖交界的大別山地區一直是兵荒馬亂,腥風血雨的戰爭陰影始終籠罩著,先是國共兩黨在此進行圍剿與反圍剿斗爭長達10年之久,接著又是8年抗日戰爭,日本投降后解放戰爭開始,因大別山戰略地位十分重要,1947年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解放戰爭又持續了3年,在新中國成立后,大別山區仍然有大規模的剿匪戰斗。持續不斷的長達近30年的戰爭,苦難最深的就是人民群眾,人們流離失所、十室九空,到處都是斷壁殘垣、荒蕪田園,凄慘景象觸目驚心!很多在鄂豫皖戰斗過的開國將軍、老紅軍的回憶文章都提到過這一駭人景象。立煌縣處鄂豫皖中心位置,是各方勢力斗爭的焦點,其縣治的建立及名稱的由來就是國共戰爭的結果。據金寨縣統計,建國前犧牲的革命烈士登記的就有一萬多人,當然這不包括無名烈士和死傷群眾,金寨縣境內到處散落著“萬人坑”、“萬人墓”,直至今日仍然聞之色變。

    婦女、兒童所受的苦難更為深刻,史沫特萊回憶:從這些女人中,我又一次意識到中國婦女所處的境遇是多么的可怕。許多人說她們在中國勝利之前不會結婚,因為家庭生活負擔是如此之重。這是很少聽說的事情,因為婚姻對于每個中國婦女來說都是一種責任,而如果她們拒絕婚姻,她們家庭給予她們的壓力會讓她們的生活過得非常凄慘。大于二十五歲的婦女就被認為“老”了,而超過那個年齡的婦女,很少有人認為她們會有結婚的機會。她們告訴我大量的婦女是文盲,沒上過學,不會嚴謹的思考,仍然被封建習俗所束縛。在安徽的一些村子里,還存在著“嬰兒塘”,許多不想要的女嬰一生下來就扔在池塘里被淹死。女孩在很小的年齡就會訂婚,送到她們的婆婆家養大成人,然后結婚,婆婆虐待“童養媳”的問題非常普遍。有時,婦女被強行或是偷偷地從她們家搶走,她們可能是國內戰爭期間丈夫被殺害的寡婦,有些人的丈夫可能現在正在八路軍或新四軍中戰斗。大別山地區的婦女不敢剪短發,因為大別山地區曾經是蘇區,婦女們都曾經放腳,剪短發,現在國民黨重新占領了這里,那些留短發的女人都會被看作是共產黨,而國民黨軍隊殺害。

    令人欣慰的是,史沫特萊在立煌發現了婦女解放意識的覺醒以及轟轟烈烈的婦女解放運動。立煌縣有個組織叫“青年和婦女救國會”,經常召開省內各個地區來的婦女代表大會,史沫特萊被要求在一次集會上對國際婦女運動的發展作報告,房間里擠滿了婦女,包括許多就快要生小孩的人,她們大多數受過教育,也有農婦或是工人。婦女救國會的婦女給她寫了首歡迎詩歌,在其中婦女們宣稱雖然她們已經被男人踐踏在腳下已經有幾千年,但是她們已經看到了一個新的曙光。婦女委員會的秘書,一位受過教育的青年婦女還告訴史沫特萊:“大別山地區在蘇維埃時期,婦女們都曾經放腳,剪短發,參加學習,并參與公眾活動。蘇維埃還禁止強迫婚姻,男人和女人允許經過自主選擇婚姻,兩方都不需要出嫁妝。”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特稿:堅守——待到山花爛漫時(組圖)
·下一篇:特稿:金蕭支隊政委:張凡(圖)
·特稿:金蕭支隊政委:張凡(圖)
·特稿:堅守——待到山花爛漫時(組圖)
·特稿:中國畫中的儒釋道(組圖)
·特稿:藥王孫思邈活了142歲,他的8個長壽秘訣!
·特稿:復工專列:鐵路抗疫“豪”的漂亮
·特稿:2020年第一波新書來襲!尚煥煥新著《山那邊》開售(組圖)
·特稿:書畫家白士勇:我以我筆助戰”疫”,“抗疫圖畫日記”進行時(組圖)
·特稿:王彥彬——中國組織農民合作社和家庭農場的帶頭人
·特稿:父親憶《土地革命時期紅十五軍團78師和抗戰時期115師344旅689團的戰史》(1935年
·特稿:發揚“兩彈一星”精神——研發病毒克星、以毒攻毒才是最好防控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5、聲明:凡投稿者一經采用,一律沒有稿酬,且版權歸中紅網所有!
胡華軍:金蕭支隊政委:張凡(圖)
特稿:金蕭支隊政委:張凡(圖)
馬賢鈞:史沫特萊立煌行(組圖)
特稿:史沫特萊立煌行(組圖)
胡建東:堅守——待到山花爛漫時(組圖)
特稿:堅守——待到山花爛漫時(組圖)
特稿:中國畫中的儒釋道(組圖)
藥王孫思邈活了142歲,他的8個長壽秘訣!
特稿:藥王孫思邈活了142歲,他的8個長壽秘訣!
張懷生:眾志成城齊抗戰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基金配资合法性